20亿天价锂矿遭悔拍?协鑫能科拟参与斯诺威破产重整,未提示探矿权灭失风险|股权|采矿权|谭威_网易订阅
本文来源:时代财经 作者:高文珣图片来源:图虫正所谓“有锂走遍天下”,新能源电池的热销,加剧了产业资本对于锂矿的追逐。11月13日晚,协鑫能科(002015.SZ)公告称,拟参与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斯诺威矿业”)破产重整案重整相关事项。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5月21日,斯诺威矿业54.2857%股权曾经以20亿元成交,该次拍卖因“耗时六天五夜、历经3448次出价、吸引百万人围观”而成为当时舆论的焦点。图片来源:京东拍卖官网截图协鑫能科此次参与斯诺威矿业的破产重整,是否意味着上述20亿元竞拍最终没有兑现成交?更重要的是,时代财经了解到,协鑫能科看中的斯诺威矿业探矿权存在灭失的风险,这一点并没有在上市公司的公告中进行披露。11月14日,时代财经向协鑫能科发去了采访邮件,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对方回复。探矿权或存灭失风险资料显示,成立于2008年11月19日的斯诺威矿业掌握着四川省雅江县德扯弄巴锂矿、石英岩矿探矿权。该锂矿位于川西甲基卡高原,矿床深度距离地表不超过200米,属露采矿床,锂辉石矿资源储量和品位可靠性高,勘探共估算探矿权内查明工业矿石量1814.3万吨,LiO2243194吨,平均品位1.34%,属中大型锂辉石矿。这或许是协鑫能科愿意参与斯诺威矿业破产重整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在公告中,协鑫能科也表示,如本次能被遴选为斯诺威公司重整投资人,并获得斯诺威公司控股权,将有助于公司整合产业链资源,向移动能源上游原材料锂矿及电池材料行业进行业务延伸,有效保证公司移动能源业务电池包的供应稳定性,完善公司在移动能源行业的布局。不过,斯诺威矿业的上一次探矿权有效期限是“2019年06月30日至2021年06月30日”,协鑫能科的公告显示,目前正在办理探矿权第四次保留工作。时代财经了解到的信息显示,斯诺威的探矿权办理或许并不那么容易。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11月9日的信息显示,因斯诺威公司在探矿权证取得及增补矿种阶段涉嫌存在违法、违规事由,相关行政部门正在组织调查工作。因此,探矿权保留工作推进缓慢且存在探矿权灭失的风险。图片来源: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而这重要的“风险”,协鑫能科没有在公告中提及。另外,因探矿权尚未取得第四次保留手续,斯诺威矿业的管理人表示,不承诺办理第四次探矿权保留手续,也不承诺办理后续探矿权转采矿权的手续。11月14日,时代财经就上述问题咨询了协鑫集团相关人士,其表示“有关项目情况和进展都写在公司公告里了,请以公告为准”。“斯诺威矿业如果受到行政处罚,的确存在探矿权被政府收回的可能性。”某券商电新行业研究员告诉时代财经,如果探矿权没有了,那就肯定没有后面的采矿权了,“现在就要看行政部门对斯诺威矿业取得探矿权的调查进展如何。”20亿竞拍“悔拍了”?让斯诺威矿业“名满天下”的是今年5月中下旬的一次拍卖活动。彼时,斯诺威矿业54.2857%股权以335.29万元起拍,成都兴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成都兴能”)持有该部分股权。谁曾想,这次拍卖居然竞拍了六天五夜,经过了3448次出价,并吸引了约96.26万人围观,最终在5月21日上午7:43:09,一位编号为“141243314”竞拍人出价至“2000202942元”成功竞得斯诺威矿业54.2857%股权,这位竞拍人名为“谭威”。图片来源:京东拍卖官网截图时代财经注意到,协鑫能科的公告中并没有披露斯诺威矿业目前的股权结构,也没有披露任何关于“成都兴能与谭威的股权变更信息”,这是否意味着斯诺威矿业54.2857%股权最终并没有完成过户?天眼查的信息显示,斯诺威矿业的股权结构是成都兴能持股57.10345%,成都川商兴能股权投资基金中心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“川商基金”)持股42.85714%,自然人周大为持股0.03941%。图片来源:天眼查截图“成都兴能持有的斯诺威矿业2.8177%股权早就划给周大为了,所以成都兴能上次拍卖的时候所持股权只有54.2857%,而周大为实际上持股是2.86%。”某消息人士告诉时代财经,成都兴能、川商基金目前所持有的的斯诺威矿业股权都是被冻结的,“所以,有可能20亿元的竞拍最终是没有完成股权变更过户的,竞拍人悔拍了。”今年7月18日,有媒体的一篇题为《砸20亿成交的锂矿遭悔拍 协鑫能科欲推进重整》的报道确认,此次拍卖的买受人谭威在竞拍完成后迟迟没有后续动作,最终悔拍。时代财经还了解到,据管理人测算,斯诺威矿业的重整案破产费用、共益债务及预计债权等费用暂估为3000万元。对于协鑫能科来说,此次拟参与斯诺威矿业的破产重整,究竟是福是祸?二级市场的反应或可一窥端倪,11月14日,协鑫能科以15.20元高开,但是此后直线下降,截至时代财经发稿时,该公司股价最低已降至14.55元。